波切蒂诺接替巴尔韦德内马尔重返诺坎普……这本是他为巴萨制定的复兴方案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f-outeiro.com/,厄德高

  埃里克-阿比达尔独自从葡萄牙驱车回巴塞罗那,而直到那个时候他才能静下心来反思他担任巴塞罗那足球总监的那两年时光。

  在此之前,巴塞罗那在上赛季末的欧冠淘汰赛中惨败拜仁。在与乌姆蒂蒂会面后,阿比达尔在比赛前夕被迫进行自我隔离,因为乌姆蒂蒂后来被检测出新冠阳性。他不得不在酒店房间里观看比赛,然后才选择租车返回巴塞罗那,而不是接受俱乐部提供的私人飞机服务。

  在9个多小时的驾车过程中,阿比达尔回顾了他曾经反对的那些续约事宜,包括俱乐部不顾他的建议和巴尔韦德续约,阻止他用波切蒂诺取代巴尔韦德并且重新签下内马尔,最终错失了帮助巴萨解决严重债务的机会。

  阿比达尔在离开巴萨之后第一次接受了媒体的采访,而在这次每日电讯报著名记者Matt Law的专访中,阿比达尔提到了很多他未完成的事。

  回到巴塞罗那后,巴托梅乌要求阿比达尔留下,他意识到自己忽视了阿比达尔的警告和建议。但为时已晚,这位41岁的前巴萨后卫通知了首席执行官奥斯卡-格劳他将会辞职。

  在离开巴塞罗那后的第一次采访中,阿比达尔对为这家世界上最著名的足球俱乐部工作所面临的挑战进行了精彩的剖析。如果巴托梅乌听了阿比达尔的话,球场内外的情况可能会大不相同。本月初,巴托梅乌因涉嫌滥用资金被警方调查而被捕。

  阿比达尔说:“2018年12月,在对主帅、教练组以及球队进行全面分析后,我建议我们应该更换掉巴尔韦德。我告诉主席:‘我认为这是你们现在必须做出的决定’。而巴托梅乌告诉我:‘不,这并不容易。’相反,他决定在两个月之后和巴尔韦德续约——这和我的建议相反。当然,我接受了这个决定,并继续全力支持教练,但当我对巴托梅乌说最好解雇他时,我觉得他的反应有点奇怪。”

  在和巴尔韦德续约不到12个月后,巴塞罗那最终在去年1月解雇了巴尔韦德,但阿比达尔再次发现,在任命继任者的决策过程中,政治因素占据了首要位置。

  阿比达尔说:“我的名单上有波切蒂诺、塞蒂恩、阿莱格里和哈维,最后被任命为主帅的是基克,但我的第一选择是波切蒂诺。”

  当被问及他是否曾和巴萨同城死敌西班牙人的名宿波切蒂诺交谈过时,阿比达尔补充道:“是的,而且不仅仅是我。我告诉董事会:‘我必须把市面上最好的主教练请来,我来这里不是为了政治上的勾心斗角,就仅仅因为波切蒂诺曾经是西班牙人的球员。’我想要最好的主教练,而波切蒂诺就是名单上最好的教练之一。他在热刺率队打入了欧冠决赛,你必须尊重他的成绩。他有着很好的足球哲学,很好的训练方式,球员们都很喜欢他,我认为他如果加盟巴萨现在会是个更好的教练。”

  波切蒂诺的西班牙人血统并不是巴托梅乌和巴塞罗那董事会看到唯一的问题,他们对他在担任热刺主帅时说的宁愿在阿根廷的农场工作而不是“在某些地方”工作的笑话很不感冒。

  “我知道那是一个政治问题,因为我向董事会提出了我的观点,一些答案集中在他‘西班牙人’这层身份上,而不是技战术层面的东西,”阿比达尔说,“我想他就是多年以前接受过一个采访,我不会说他说了什么关于巴萨的坏话,而只是说了先要去阿根廷然后将会去巴萨训练。这对一些人来说是个问题,他们说‘不,因为他不尊重俱乐部’。”

  “但是很多年前穆里尼奥说巴塞罗那永远在他心中,然后他就成为皇家马德里的主帅,厄德高这只是职业生涯中的随机应变罢了。你不必把政治和职业决策混为一谈,但巴塞罗那是一家独特的俱乐部,有一个庞大的董事会,很多人来做决定。”

  就在巴尔维德被解职和塞蒂安被任命的一个月后,阿比达尔在采访中强调球队需要更加努力的时候,遭到了梅西的公开攻击。

  梅西表示,阿比达尔应该说出他所说的球员的名字,但这位前法国国脚坚持他的说法,并坚称他的前队友与他的离开没有任何关系。

  “我想我当时是正确的。”阿比达尔说,“在我看来,他们的确需要更努力地训练。在我还为瓜迪奥拉效力的时候,我总是想:‘你想成为最好的球员吗?好的,你必须尽力训练,除非你在周中做完一切的训练任务,否则你将什么都得不到。’这就是我说的,我从未说过球员想要摆脱教练的控制。”

  “梅西也亲自对我说过,我们有过很激烈的交流,但我可以接受这一切。没有任何问题,因为你必须要公开透明。所以我对此感到很舒服,因为他是唯一一个这么对我说话的球员,唯一一个。我尊重他的想法,我也知道梅西是队长,他想要保护球队,但我从来没有说过梅西让我把教练赶出去,从来没有。”

  “我不需要修复和梅西的关系,在我看来,我们的关系没有改变。从他的角度而言,我不知道他的想法,但对我来说,当时的事件已经结束了。我们已经交换了很多信息,他也很清楚我的想法。我不想把一个双方之间的小问题变成大问题,让整个俱乐部都陷入麻烦之中。”

  决定不让波切蒂诺担任主教练已经不是阿比达尔第一次遇到这种危险的混杂着自我和政治因素,同时将政治凌驾于他纯粹的足球方面的建议之上的会议了。

  当阿比达尔在2019年夏天试图说服巴塞罗那从巴黎圣日耳曼重新签下内马尔时,内马尔仍与巴萨有着法律纠纷,于是随后他们从马德里竞技签下了格列兹曼。

  阿比达尔在视频采访中说:“在转会窗口结束前十天,我和巴萨CEO前往巴黎和莱昂纳多进行会谈,内容正是关于内马尔的转会。我想,如果CEO都跟我一起前往巴黎,那就代表着我们可以签下内马尔。如果我们之前没有签下格列兹曼,我想我们完全可以重新签下内马尔,因为我们需要的是一名边锋,而内马尔在巴塞罗那的时候非常出色。这不是关于哪个球员更好,这是我认为我们当时在边锋位置上需要人员,这支球队需要一个真正的边锋。但最后,主席决定签下格列兹曼。”

  “反对签下内马尔的其中一个理由是,他有法律上的纠纷,所以要签下他不太容易。他们说,如果内马尔想回归,就必须解决这件事。那不是我的问题,因为当时我不在俱乐部。在我看来,我可以为巴萨签下内马尔,但转会最终没有成行。”

  在新冠疫情期间,巴塞罗那的债务已经上升到如此之高的程度,以至于俱乐部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再次考虑尝试签下格列兹曼和内马尔。

  阿比达尔在考虑俱乐部的薪资问题时,曾经敦促俱乐部慎重考虑给那些合同还剩下2-3年到期的热门球员续约合同。两年前,他还试图帮助解决巴塞罗那的财政危机,而这场危机已经愈演愈烈。

  阿比达尔解释说:“2019年3月,我向俱乐部介绍了一家公司。我不能说出他们的名字,但我把他们介绍给了当时的首席执行官和总经理佩普-塞古拉,我们在英格兰见过两次面。”

  “这家公司准备向俱乐部投资一大笔钱来解决当时的问题,他们一直与俱乐部商谈到2020年11月,也就是一年多的时间,但最终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认为解决巴萨的财务问题是可能的,尽管这并不容易,因为那是一笔数额巨大的钱款,而当时巴塞罗那保护了所有账户的信息。当一家公司想要投资时,他们想知道一切。巴塞罗那花了很长时间才提供信息,因为当时他们想保密。我理解你可能羞于向人们展示你管理不善的结果,但是把信息给他们,这些人就可以帮助你管理好它。但是,在巴塞罗那,每个人都想保护自己。这就像是‘不要表现出我工作做得很差,因为我会被解雇’。”

  2013年,阿比达尔肝移植康复后,巴塞罗那决定不再与他续约,阿比达尔曾提出免费代表巴萨出战,但最终没有实现。去年,他辞去了担任了3年的足球总监一职,并放弃了一年的薪水,坚称自己的决定不会受到财务状况的影响。

  “我永远不会不尊重他人,但如果我们要一起工作,他们必须要尊重我吧。我告诉过奥斯卡-格劳:‘出于种种原因,我觉得我现在离开巴萨是更好的选择,我什么补偿都不想要。’我没有带走任何东西,对我而言,这就是我的原则。如果我为你工作,那就付我的薪水。如果我没有为你工作,那不需要给我任何钱,钱对我来说是次要的东西。”

  经过7个月的休息,阿比达尔已经准备好迎接新的挑战,他有可能会来到英格兰。世界上很多俱乐部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是莱斯特城。

  阿比达尔随后表达了自己对莱斯特城的喜爱,他表示:“我在巴塞罗那的时候和他们谈过,他们非常关注目标,每个人都知道他们的角色。俱乐部内部的气氛也非常积极,每个人都感觉很舒服,他们做出了很好的决定。当他们做出改变时,他们不害怕接受不同的主帅,这支俱乐部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最后一个问题,阿比达尔被问及—随着拉波尔塔和梅西的回归,巴萨的未来又会如何呢?

  阿比达尔是巴塞罗那的会员,所以他投出了属于自己的一票,他说:“我认为拉波尔塔的回归对俱乐部有好处,因为他了解球队的运作。我不担心巴萨的未来,真的不担心。只要我们能以开放的心态接受他人,那么人们就会回来。而如果新的想法和项目都很不错,巴萨就会复苏。”

  在去年夏天梅西试图离开巴塞罗那的时候,阿比达尔已经离开了,关于梅西的未来仍有猜测。当被问及俱乐部留住他是否正确,他们是否应该继续这样做时,阿比达尔最后说:“我认为,如果我们要讨论表现,他是有史以来最好的球员,他在巴塞罗那度过了他的整个职业生涯,所以梅西留下来很重要,因为他是关键球员。”

  “但是,他的想法也取决于其他成员,比如新的计划,新董事会的想法以及他们对教练的看法。如果,到最后他可以感到舒适的话……从市场营销的角度来看,梅西给了巴萨很多,所以他是一个难以置信的资产。但这将是他的决定,当你在同一家俱乐部呆了很多年的时候,这并不容易,有时你想看看别的风景。但是对他来说,还有比巴塞罗那更好的地方吗?我不知道。”

Add a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