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述:不堪回首的梦魇——幸存者讲述加拿大原住民寄宿学校生活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f-outeiro.com/,巴拉多利德

学校本应是青春逐梦的地方,而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加拿大原住民寄宿学校已成为大量原住民的“终生梦魇”——不到一个月,加拿大两所原住民儿童寄宿学校的旧址附近发现大量儿童遗骸和无标记坟墓,震惊加拿大和国际社会。

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原住民组织24日宣布,在该省一所名为“马里瓦尔印第安寄宿学校”的旧址附近发现751座无标记坟墓。这所学校1899年设立,1997年关闭。

而就在5月底,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一所名为“坎卢普斯印第安寄宿学校”的旧址上发现了215名原住民儿童遗骸,当地政府没有关于这些儿童死亡的任何记录。该校是加拿大在19世纪末建立的原住民寄宿学校中较大的一所,于1977年关闭。

诺拉·杰弗里是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一家专门帮助原住民中心的负责人。她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最近中心接到了越来越多来自原住民寄宿学校幸存者的电话,他们表示愿意讲述自己的悲惨遭遇,不再保持沉默。她说:“以前他们被成功洗脑,认为没有人会相信他们所说的话。”

杰弗里强烈反对使用“学校”这个词。“学校是培养人的地方,是展示人的天赋的地方,而那些地方根本不是,它们就像集中营,我认为这个词才准确。”她说。

近几天来,一些原住民寄宿学校幸存者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披露了更多遭受虐待的细节。

弗雷德·戈登9岁时被绑架到寄宿学校。“有一天我和另外两个孩子在院子玩,一名皇家骑警、一名牧师和两名修女走过来,把我从院子里抓了出来,扔进一辆马车。”戈登说,他常被学校的修女骚扰。他所在寄宿学校与一所神学院隔湖相望,牧师们也不时到学校来。“白天,我们去上课,一切看起来很正常,但到了晚上,这些畜生就来虐待我们。”由于遭受长期虐待,戈登右耳失聪,左眼失明。

幸存者弗洛伦丝·斯巴维耶说,她去寄宿学校是被逼无奈,因为若不去,父母中就会有一人被关进监狱。她们被迫学习天主教知识,学校“最后让我们学会不喜欢自己”。

幸存者伊丽莎白·萨克尼认为,两所寄宿学校旧址附近发现的无名遗骸,只是冰山一角。她记得学校附近有一家所谓医院,修女和牧师常带学生过去,但不走地上公路,而是走一条地下通道。据报道,当时加拿大一些机构利用原住民儿童进行“肺结核药物试验”“阿米巴痢疾药物试验”等。

马里瓦尔印第安寄宿学校幸存者巴里·肯尼迪说,他五岁时到那里,“经常被人打耳光、拳打脚踢”。他说,那些无名坟墓中可能就有他的同学,因为有的人晚上被绑走后再也没回来。

幸存者特德说,在寄宿学校的经历给他留下了严重的精神创伤,以至于“现在一看到皇家骑警,那些遭受虐待的记忆就会跳出来。”

加拿大和解大使、巴拉多利德原住民长老成员罗伯特·约瑟夫表示,加拿大到了对原住民寄宿学校的恶果进行“真正的清算时刻”。

加拿大联邦成立后,逐步建立原住民儿童寄宿学校制度,试图强制“同化”原住民。2015年加拿大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自19世纪40年代到20世纪90年代,至少有15万印第安人、因纽特人和梅蒂人等原住民儿童被强制送入寄宿学校。寄宿学校对原住民儿童进行残酷虐待,至少有3200名儿童被虐致死。

据加拿大媒体28日报道,215具原住民儿童遗骸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坎卢普斯市一所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上被发现。

据加拿大电视台24日报道,萨斯喀彻温省原住民在一所原住民学校旧址附近发现数百座无任何标记的坟墓。

加拿大原住民组织第一民族大会全国酋长佩里·贝勒加德5月30日对媒体说,在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发现215具儿童遗骸是对原住民“实施种族灭绝的又一明证”。当天,加拿大议会大厦等降半旗志哀。

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原住民梅蒂人组织前主席罗伯特·杜塞特5日在加拿大广播公司网站上发表文章,指责加拿大政府在原住民问题上态度虚伪。

Add a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